經濟視野網 > 人物 > > 正文

黃向煉:當好戰“疫”的眼睛

  黃向煉是廣西壯族自治區南溪山醫院放射治療科的一名技師,在醫院工作10年。

  黃向煉:當好戰“疫”的眼睛

  從大年三十在醫院值第一個班開始,黃向煉79天沒回過家。

  黃向煉是廣西壯族自治區南溪山醫院放射治療科的一名技師,在醫院工作10年。

  今年1月23日,桂林市新冠肺炎定點救治醫院南溪山醫院收治了首例新冠肺炎確診患者。這天,也是黃向煉在桂林市中醫院工作的妻子生日。無暇顧家的夫妻倆,提前把5歲的女兒送回老家交給老人照顧。

  第二天,黃向煉匆匆告別家人,奔向工作崗位,住進了醫院宿舍。沒曾想,這一住就是兩個多月。

  CT檢查是新冠肺炎診斷的重要手段之一。黃向煉與科室的另外4名同事承擔起為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疑似發熱病人、密切接觸者進行肺部CT檢查的重任,當好戰“疫”的眼睛。

  為節省防護物資,黃向煉和同事的工作從三班倒改為兩班倒。12個小時的工作時間里,身著一層白大褂、一層防護服、一層隔離衣,穿上了尿不濕,不能按時吃飯,也不敢隨意喝水。

  “很多發熱門診病人需要做CT進一步篩查,確診患者隔一兩天就要做CT分析病情,平日里每天只接待10來個患者,高峰時每天要接待約80個患者。”黃向煉說,目前科室共做了2600多例CT檢查。

  黃向煉介紹,每次為重癥患者做檢查時,他們還需要抬著患者上治療床。“我們時常密切接觸重癥患者,也遇到確診患者嘔吐的情況,確實存在感染風險。”

  疫情期間,他們在為每位確診患者做完檢查后,除更換醫用床單外,還要完成設備儀器擦拭、紫外線燈照射消毒等工作,才能對下一名患者進行檢查。

  值夜班時,時有嬰幼兒來檢查,孩子哭鬧起來會影響檢查效果。為盡可能減少放射性檢查對兒童的不利影響,醫務人員要等孩子安靜下來再進行檢查,有時一等就是一兩個小時。

  檢查之余,黃向煉還在休息時間額外承擔了排班、安排培訓、檢查設備、對接其他科室等工作。那段時間里,黃向煉的白頭發多了起來。面對部分年輕同事工作壓力大、心理負擔重的情況,作為“老大哥”的黃向煉還經常在網上與大家交流,為同事加油打氣。

  2月1日,黃向煉因表現突出火線入黨,成為一名中共預備黨員。

  桂林最后一名確診患者在3月11日治愈出院后,醫院組織一線醫務人員輪流隔離觀察。為了保證科室有人值守,這次黃向煉又排在了最后一批。

  “一家人好久沒有一起去玩了,希望有機會能帶上爸媽、妻子和孩子一起出去踏青。”面對春日暖陽,黃向煉說。

  記者郭軼凡、吳思思

  原標題:黃向煉:當好戰“疫”的眼睛

  免責聲明: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經濟視野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立場。

關鍵詞閱讀: 黃向煉 戰“疫” 眼睛 的新聞
欧冠赛程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