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視野網 > 調查 > > 正文

巨頭還是巨嬰? 科大訊飛上市12年凈利潤仍靠政府補助撐場面

目前科大訊飛國際化仍面臨破局艱難的境況。2019年科大訊飛國外地區營收僅為0 83億元,占比0 82%;2018年為0 49億元,占比為0 61%。

  近日,科大訊飛發布2019年年報。兩項主要數據表現亮眼:2019年科大訊飛營收100.79億元人民幣,同比增27.30%;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8.19億元,同比增51.12%。

  不過,亮眼數據背后亦有隱憂。科大訊飛凈利潤靠政府補助“撐門面”的老問題依然存在,2019年這一比例高達50.31%。另一方面,科大訊飛2018年開啟的國際化,目前仍慘淡經營,破局艱難。2019年科大訊飛國外地區營收僅為0.83億元,占比0.82%。

  資料圖 中新經緯攝

  政府補助占比一路看漲

  科大訊飛歷次發年報,政府補助都是外界關注的焦點。2019年年報顯示,當年科大訊飛獲得的計入當期損益的政府補助(與企業業務密切相關,按照國家統一標準定額或定量享受的政府補助除外,下同)為4.12億元,占比高達50.3%。

  中新經緯記者查看近五年年報發現,科大訊飛凈利潤與獲得的政府補助均保持增長趨勢,后者占前者的比例從2015年的25.9%飆漲至2019年的50.3%。年報顯示,2015年-2019年,科大訊飛凈利潤分別為4.25億元、4.84億元、4.35億元、5.42億元、8.19億元,獲得的政府補助分別為1.10億元、1.28億元、0.77億元、2.76億元、4.12億元,政府補助占凈利潤比例分別為25.9%、26.4%、17.8%、50.9%、50.3%。

  從另一個角度也說明科大訊飛獲得的政府補助在持續升高,2019年科大訊飛凈利潤中4.12億元來自于政府補助,2018年同期補助金額只有2.76億,同比增長了49.3%。

  據粗略統計,科大訊飛2008年上市以來至2019年上半年,凈利潤總值約為35億元,其中政府補助總額約為12億元,占比超33%。尤其2018年后,科大訊飛獲得的政府補助占凈利潤比例保持了較高數值,因此,市場上有關科大訊飛是否為一家“補助型企業”的討論聲一直不絕于耳。

  政府補助有什么?

  2019年8月,科大訊飛發布2019年半年報。2019年上半年科大訊飛獲得政府補助1.16億元,占凈利潤比例為61.38%。

  在當時舉行的2019年半年度投資者交流會上,科大訊飛董秘江濤解釋了政府補助與訊飛凈利潤的關系,稱2019年上半年,科大訊飛獲政府補助2.09億元,其中軟件退稅0.93億元,研發項目補助0.69億元,辦學補助0.1億元,剩余的0.37億元才是政府獎勵。而科大訊飛2018年納稅9億元,“科大訊飛絕對不是靠政府養活的。”

  2018年10月,科大訊飛2018三季報投資者交流會上,江濤也對政府補貼進行過解釋。

  江濤稱政府補助主要分為三部分:辦公補助、軟件退稅和項目補助。其中,軟件退稅是國家骨干級軟件企業都能享受的待遇。項目補助機制是國家為了支持人工智能產業的發展,對企業研發投入的支持,企業自身也要有配套,企業拿出八成,政府補兩成。因此,這些補貼是基于科大訊飛大量的研發投入,因此說科大訊飛的凈利潤來源于政府補助“非常不靠譜”,“科大訊飛拿到的政府補助不是太多了,而是太少了。”

  依靠政府補助弊端已顯現

  根據《企業會計準則第16號-政府補助》規定,政府補助計入非經營性損益,即不屬于企業正常情況下的經濟利益流動。這意味著,如果凈利潤過度依賴補貼,哪天補貼斷流,企業盈利能力將受重創。

  以2018年半年報為例,凈利潤為1.35億,其中政府補助超過1.5億,投資收益4647萬,剔除掉非經常性損益,公司實際虧損數千萬。

  另外,科大訊飛過度依靠政府補貼的弊端已經顯現。科大訊飛歷年財務數據顯示,應收票據和應收賬款合計的公司經營性應收款項占比常年保持高位。由于公司相對政府及大型企業而言議價能力較弱,長期以來被客戶通過經營性應收款項的形式“砍價”,這一點通過近五年的經營性應收款項的高占比便可看出。

  據統計,2015年至2019年五個財報周期,科大訊飛平均經營性應收款項占營收比超過51%。換而言之,公司每1元的營收對應超過一半的“賬款”。

  2019年,科大訊飛應收賬款為50.87億元,換言之,本報告期內的100.79億元營收中有一半是應收賬款。科大訊飛在公告中給出的解釋是“主要系本期營業收入增長,應收賬款相應增加所致。”

  著名經濟學家宋清輝在接受中新經緯客戶端采訪時表示,科大訊飛凈利潤高度依賴政府補助,存在較高的業績風險隱患。若公司不再具備相關優惠或補助條件,不但其利潤水平直接受到重挫,造成科大訊飛凈利潤大幅下跌,還可能對公司的經營發展造成巨大的負面沖擊,進而影響公司的長遠健康發展。

  巨豐投資顧問總監郭一鳴亦對中新經緯客戶端分析,如果總利潤沒有太大變化,而政府補助占凈利潤的比例相對較高且持續的話,說明企業盈利能力存疑。一旦補貼退坡或者消失,必然會造成凈利潤大幅下降,甚至影響經營活動。

  不過,郭一鳴同時表示,對于成長類企業,尤其是高新科技企業,政府給予補貼是比較正常的,有助于幫助企業更好地進行研發和成長。“在關注政府補貼的同時,我們要重點關注企業在研發以及成長中所取得的成績,以更好地預期未來。”

  宋清輝則指出,目前語音識別技術科技含量并不高,仍舊離不開人工的輔助,科大訊飛未來盈利能力不容樂觀。

  國際化破局困難

  科大訊飛曾提出,2018年是其國際化元年,而2019年是國際化發展的關鍵年。但從數據來看,目前科大訊飛在海外市場的布局仍在掙扎中。

  科大訊飛董事長劉慶峰2018年曾表示,關于科大訊飛國際化的戰略和布局,會從三個方面進行:一是全球化源頭技術的合作和布局;二是產品代理和渠道合作;三是國際業務要從投資開始。

  不過,目前科大訊飛國際化仍面臨破局艱難的境況。2019年科大訊飛國外地區營收僅為0.83億元,占比0.82%;2018年為0.49億元,占比為0.61%。

  在國內市場中,科大訊飛也存在過度依靠總部所在區域的現象。科大訊飛的總部位于安徽合肥,此前數據顯示2015年安徽地區營收便已經遠超6億元。在2019年年報中,公司并未具體分類各業務來源省份,而是劃歸于區域。公司所在地華東地區的銷售額為54.01億元,占比53.59%,超過總業務的一半。

  截至發稿,科大訊飛每股報價32.48元,跌0.85%,市值714億元。

  原標題:科大訊飛上市12年凈利潤仍靠政府補助撐場面

  免責聲明: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經濟視野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立場。

欧冠赛程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