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視野網 > 理論 > > 正文

高質量脫貧 “富民”之后還需“強縣”

我國還剩7個省區最后52個貧困縣將在2020年摘帽。我國貧困人口從2012年底的9899萬人減到2019年底的551萬人,貧困發生率由10 2%降至0 6%,脫貧成績巨大。不過,如期打贏脫貧攻堅戰仍需要高度重視面臨的困難和挑戰。

  從眼前看,剩余脫貧攻堅任務仍然艱巨,加上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影響,鞏固脫貧成果難度很大;從長遠看,連續多年的精準扶貧,盡管解決了貧困人口的脫貧問題,但一些貧困縣發展的內生動力仍有待增強,“富民”之后還需想辦法解決“強縣”問題。在脫貧之后的“過渡期”內,除了要繼續落實“四不摘”,對原貧困地區還需在“四幫扶”上繼續發力

  4月11日,吉林省8個貧困縣全部實現摘帽。據悉,我國還剩7個省區最后52個貧困縣將在2020年摘帽。我國貧困人口從2012年底的9899萬人減到2019年底的551萬人,貧困發生率由10.2%降至0.6%,脫貧成績巨大。不過,如期打贏脫貧攻堅戰仍需要高度重視面臨的困難和挑戰。

  從眼前看,剩余脫貧攻堅任務仍然艱巨,加上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的影響,鞏固脫貧成果難度很大;從長遠看,連續多年的精準扶貧,盡管解決了貧困人口的脫貧問題,但一些貧困縣發展的內生動力仍有待增強,“富民”之后還需想辦法解決“強縣”問題。當前的貧困縣摘帽標準,主要針對貧困發生率、脫貧人口錯退率、貧困人口漏評率和群眾認可度作出評估,對縣域經濟水平和發展能力沒有明確要求。

  從產業特點看,近年來貧困地區特色產業不斷發展壯大,成為群眾增收的主力軍。目前,很多貧困縣的扶貧產業是以養殖、種植、農產品加工、鄉村旅游、家庭手工作坊等為主的低稅收、零稅收產業,有的還需要予以財政補貼。

  從后續投入看,近年來通過加強基礎設施建設投入,貧困地區生產生活水平明顯改善,群眾吃水難、行路難、就醫難、上學難、用電難等問題得到了有效解決,但基礎設施維護、基層公共服務設施運行、特殊貧困人口政策兜底等方面還需要持續投入。這些支出項目,有的需群眾自己負擔,有的運營企業可以解決,有的靠上級財政統籌安排,但很多項目還需縣級財政配套資金。

  中央明確要求,對退出的貧困縣、貧困村、貧困人口,要保持現有幫扶政策總體穩定,通過嚴格落實“四個不摘”,扶上馬送一程。不過,要充分認識到,在“后扶貧時代”,原貧困縣花錢的地方還很多,但“掙錢”的能力卻不強。若要相關地區縣級財政寬裕,既要圍繞“節流”減負擔,也要立足“開源”想辦法。一方面,要在貧困縣公共服務、基礎設施維護運營、兜底政策等方面進一步建立完善多級財政投入保障機制,減輕縣級財政壓力;另一方面,要從優化縣域產業格局、壯大縣域實力等方面做文章,為縣域經濟強筋壯骨。

  前不久召開的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座談會指出,東西部扶貧協作要立足國家區域發展總體戰略,深化區域合作,推進東部產業向西部梯度轉移,實現產業互補、人員互動、技術互學、觀念互通、作風互鑒,共同發展。這既是對當前脫貧攻堅工作的要求,也為貧困地區加快縣域經濟發展指明了方向。因此,在脫貧之后的“過渡期”內,除了要繼續落實“四不摘”之外,對原貧困地區還需在“四幫扶”上繼續發力:

  幫技術。貧困地區群眾缺技術,產業更缺技術。因此,除了在勞動力技能培訓上繼續幫扶外,還可以將一些先進技術成果因地制宜引入貧困地區落地開花結果。一項技術成果落地轉化,往往可以帶動一個產業發展甚至催生整個產業集群,將為貧困地區縣域經濟發展注入“超級能量”。

  幫產業。隨著貧困地區基礎設施的改善,昔日制約西部地區產業發展的區位劣勢、交通短板已逐漸補上,同時自然資源、勞動力、土地等要素優勢也將日益凸顯,承接東部產業轉移正逢其時。

  幫理念。貧困地區經濟欠發達,除了客觀因素,很多時候是因為理念不先進。東部發達地區在產業政策、營商環境、經營管理等方面積累了豐富經驗和先進理念。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一個愿教,還得一個愿學,貧困地區的領導干部、企業家若能真正將先進經驗、理念學透學實,營造出優質的產業環境,何愁投資不來,產業不興?

  幫人才。經濟實力的提升,歸根到底,還是要靠人才這個核心競爭力。因此,貧困地區要營造優質的引才、育才、留才環境,一方面要自己努力培養本土人才,讓他們能夠才盡其能、脫穎而出;另一方面,要引進外部人才,讓他們能夠才盡其用、建功立業。東部發達地區既要在挖走西部人才時“手下留情”,也要對優秀人才馳援西部時“高抬貴手”。

  陳發明

  原標題:高質量脫貧,“富民”之后還需“強縣”

  免責聲明: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經濟視野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立場。

欧冠赛程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