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視野網 > 要聞 > > 正文

大黃鴨之父又來了,給烏鎮做了一條魚

  搭建完成后的粉紅色浮魚與水劇場形成鮮明的反差(小圖為荷蘭藝術家弗洛倫泰因·霍夫曼)。新京報記者 何建為 攝  這個被施工人員戲稱為香腸嘴的翹唇,高約三米。新京報記者 何建為 攝  浮魚的鱗片其實

  搭建完成后的粉紅色“浮魚”與水劇場形成鮮明的反差(小圖為荷蘭藝術家弗洛倫泰因·霍夫曼)。新京報記者 何建為 攝

  這個被施工人員戲稱為“香腸嘴”的翹唇,高約三米。新京報記者 何建為 攝

  “浮魚”的鱗片其實就是在中國的泳池中最常見的浮板。新京報記者 何建為 攝

  2013年“大黃鴨”在北京的展覽,讓國內的觀眾認識了荷蘭藝術家弗洛倫泰因·霍夫曼,中國觀眾親切地稱其為“大黃鴨之父”。可是,他卻并不“領情”,他說:“我并非橡皮鴨的爸爸,我是四個孩子的爸爸,而我自己也是一個孩子。”

  這次霍夫曼為江南水鄉烏鎮量身定制了一條“浮魚”(The Floating Fish),又是他慣有的“又大又可愛”的動物系列。這件作品是昨日開幕的“烏托邦·異托邦”烏鎮國際當代藝術邀請展的作品之一,陳列在西柵景區內水劇場的水面上。

  在展覽開幕前,新京報記者提前看到了這條“神秘”的魚,之所以稱之為“神秘”是因為在開幕之前它都是對外保密的。據悉,此次烏鎮國際當代藝術邀請展從3月28日起向社會各界開放,持續展覽至6月26日。

  1 保密做得有多好?

  爬橋、上塔,看到的只有一抹粉紅

  烏鎮國際當代藝術邀請展的多數作品是在北柵絲廠展出,只有7件作品在烏鎮西柵景區內。由于是散落在西柵景區內,所以觀眾很容易就與這些作品“不期而遇”。其中,最神秘的作品莫過于霍夫曼這件了。露天展出、個頭很大,卻在開幕前一天才讓媒體看到廬山真面目。

  之前保密做得有多好?抵達烏鎮后,記者從展覽手冊上發現了霍夫曼將展出一件名叫“浮魚”的作品,只聞其名卻未見其形,還有一個公開的信息就是展覽地點——水劇場。

  在未對記者公布前,新京報記者看到水劇場的東門、北門和南門都緊鎖著。東門上貼著水劇場內部施工不對游客開放的字條。為此,記者跑到水劇場外圍,在西市河對面只能看到作品的一部分倒影,完全看不出是個什么形狀。通濟橋與水劇場隔河相對,站在這座拱橋上,該作品又被綠樹和白墻擋住了。

  環顧四周,最高點也就是水劇場北面的白蓮塔,這是烏鎮最高的建筑,塔高七層,但是只對游客開放到第三層。新京報記者爬到白蓮塔的三層,發現也只能看到被綠樹擋住的一抹粉紅。

  2 這是條什么魚,有多大?

  可以是殺人鯨、也可以是鯉魚

  長15.2米、高7米,光嘴就有3米高

  3月26日,也就是展覽開幕前一天下午4點,記者終于看到了這件“傳說中”的作品,霍夫曼在他的新作前接受了媒體的采訪。

  從南邊的小門進入水劇場后,沿著小徑行走上十步,一轉彎,赫然發現一個粉紅的龐然大物立于水中。走近一看,記者才發現原來魚的全身都像有鱗片一般,一層層組合而成。霍夫曼告訴新京報記者,這條粉粉的魚長15.2米、高7米,光魚的嘴巴就有3米高。近看這條魚最大的特點就是有一張“性感”的翹唇,被當地工人戲稱為“香腸嘴”。

  這條“浮魚”不像之前的大黃鴨是真的漂浮在水上,而是固定在水劇場的水面上,魚的“肚子”被腳手架支撐起來。對于這個問題,霍夫曼告訴新京報記者,“是因為它太重了,不能夠浮在水面上。不過,現在水還會上漲,到時候會淹沒腳手架,遠看就好像浮在水面一樣了。”

  魚的外觀是由一塊塊游泳浮板組成,這些材料都是在中國采購的,這條魚也是在烏鎮現場由當地人組裝而成的。

  至于這是一條什么魚,完成這件作品的工作人員也不得而知。霍夫曼對此的回答是:“我做的是一個魚的綜合體。它可以是殺人鯨,也可以是鯉魚,我聽說中國有鯉魚跳龍門的傳說,有的鯉魚躍過龍門會變成龍。所以這些鱗片看上去也像龍鱗。這也和展覽的主題‘烏托邦’契合,都是一種想象中的東西,在這個層面上來說,它是一條抽象的魚。”

  3 為何選擇創作一條魚?

  水劇場有水、有座位,但就缺一條魚

  創作過兔子、蝸牛、青蛙、鴨子、熊等各種動物的霍夫曼,這次為何偏偏選擇創作一條魚呢?那是因為他選中了這個展示空間——水劇場。據霍夫曼介紹,半年前,他第一次來到烏鎮,就選了這個地方。“當天下著雨,非常冷,但是這并不妨礙藝術家有好的想法”,霍夫曼還清楚地記得他與烏鎮的第一面。

  來到位于西柵的水劇場后,他就決定要在這里做件作品,他覺得水劇場很像海洋世界的水族館,有水、有座位,只是缺少表演的海豚或鯨魚。“我把這個地方看成水族館,所以我就想做一個與魚有關的作品。”

  為這條魚選擇這么鮮艷的顏色,也是霍夫曼在觀察了水劇場周圍的環境做出的決定。他告訴記者:“我當時看到水劇場的周邊環境,都是綠樹、白墻,不遠處還有白色的塔(白蓮塔)。我就想用一種對比色,讓人一眼就能看到作品的顏色。”

  據當地工作人員透露,這條魚制作工期為28天。先搭支架,再開始用浮板一層層覆蓋全身。人在國外的霍夫曼給烏鎮的工作人員發來了他的手稿,在制作期間他寫了上千封郵件溝通,不斷調整魚鱗的方向。據此次展覽的主策展人馮博一介紹,霍夫曼要求工作人員每天都得把當天完成部分的圖片發給他。

  【焦點問題】

  1 用了多少錢?

  對于這次作品的預算,霍夫曼不愿透露。當新京報記者追問他,這在你以往作品里是不是很貴的?他立即予以否認,“當然不是”。當記者再次追問他是不是很便宜的時候,他回避了這個話題。

  2 觀眾能摸嗎?

  霍夫曼非常樂意觀眾觸摸這件作品,但是他要告訴觀眾“請溫柔地摸它”。他非常討厭一個作品被圍起來,與觀眾形成一定的距離。

  3 會永久放在烏鎮嗎?

  霍夫曼表示,展覽結束后,他會和主辦方討論延長展覽。

  4 展覽結束后,這些材料怎么辦?

  霍夫曼稱,這些浮板也會像他之前的作品那樣循環利用,也許會用來做別的作品,比如可以拿來雕刻其他作品或者在上面貼上照片或畫點什么掛在家里墻上做裝飾。他還會把多余的浮板當作禮物分給朋友。

  5 會擔心出現山寨“浮魚”嗎?

  “不,我不怕被人山寨。”霍夫曼很直接地回答了這個問題。不過他也表達了自己是非常重視版權的人:“如果你是藝術家、設計師,做了一個很好的作品,然后被其他人看到后,說這個作品太好了,我也來做一個,你肯定不好受,因為這是版權問題。”

  新京報記者 何建為 烏鎮報道

欧冠赛程安排